29, 10月 2022
局长住楼上_小说_作家网

老林住的是单位以前的集资房,当年分房时,因为老林工龄长,而且主任科员有近10年了,所以,就有幸住到了郑局长的楼下。这是一幢电梯房,而且楼上是二层复式结构,顶楼甚至还有一个不小的花园。

老林最希望的是退休前,能够被“组织”照顾一下,弄个副调研员什么的安慰安慰,这样,他就相当的满足了。但是,他每次在电梯里碰上郑局长,局长那冷冰冰的脸闪现了百分之一秒笑意马上就严肃起来的状态,他就知道,提拔副调研员恐怕是没有希望了。

于是,他就想老俩口退休后,到南方去。因为,儿子研究生毕业后,去到南方工作,已经近30岁了,还没有结婚呢

年底了,小偷猖獗,局办公室陈大姐家被“光顾”了好几次,后来,她家里再不敢放任何值钱的东西。想不到,小偷“光顾”之后,因为没有东西可拿,结果,结果陈大姐家里的冰箱被倒置,电视机被砸个窟窿,甚至,甚至在她床上大小便。

陈大姐在办公室向大家哭诉了不幸的遭遇,老林也与同事们一样,差一点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晚上老林与当美术老师的老婆开了个紧急“专题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当然是年底如何防范小偷。不要如陈大姐家重蹈覆辙。

老林与老婆在会议上进行了无数次的“论辩”,双方最后妥协后认为:我在明处,贼在暗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但平时要做好安全防控工作,关键时,还要做好预后处理,万一被小偷光顾我们如何应对 ?虽然,这不是一个新“课题”,现在却很有必要做好预案。

老林老婆灵光一闪说,我们学校教音乐的陈老师,每次出门时就把2000元放在钢琴上面,她怕小偷没有偷到东西把她心爱的钢琴给砸坏了呢。

老林想了想,对呀,小偷辛辛苦苦,光顾“寒舍”后,总要能够拿个“出场费”、“劳务费”什么的,这样也许就能够避免如陈大姐家一样的遭遇呢。

老林夫妇晚上召开了紧急“专题会议”,经过多次磋商后,形成决议:今后每次出门时,都在客厅茶几上放2000元现金,并且还给小偷温馨的留言:兄弟,谢谢光顾本陋室,快过年了,谢谢您看得起我们,我们只是穷教师,辛苦您了!大家都不容易,这点钱就当是您的劳务费,让我们表示一点心意

为这温馨的留言,夫妻俩修改了大半夜的,老林最后才终于定稿。在办公室写了一辈子公文,老林也没有如此用心过呢。

老林老婆因为上的是美术课,美术课在中学里,只是副课,排在后面,所以,出门一般都比较晚,当她离开家时,看到桌面上的字条,想起郑局长对她老公的诸多不是,就恶作剧般的在字条后面突然加上了一句“局长家在楼上”。

这天是星期五,老林老婆远方的同学来了,他陪老婆一起去外面款待客人。回来后,凭直觉,他马上的就感觉出家里肯定被小偷“光顾”过了。于是,他们战战兢兢的察看了房间,惊奇的发现,家里几乎啥东西也没有丢失,就连原来留下的那2000元钱依然还在茶几上甚至还多出了厚厚的二叠钱。原来用烟灰缸压着的字条上还留下了备注:老哥,谢谢您的好心指引,好人自有好报现在返回信息中介费“工程款”总额的2%,谢谢合作并祝新年快乐!

老林夫妇先是哭笑不得,真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后来,夫妻俩迫不及待仔细的数了一下这二叠钱正好是2万元!

老林夫妻忐忑不安,搂着那2万元巨款如烫手的山芋,整夜无眠。这2万元,送回去给郑局长?当然不合适;交给纪委吗?他不敢!自己留下来花掉,他更不敢。

要不,退回去给小偷?他自己也哑然失笑,就是想退,也没地方找到这个小偷呀!连警察都找不到这个小偷呢。

唉,平时一直追求着钱,现在突然有2万元钱,还不知道如何处理!这可怜的老林。(但是,亲爱的读者,诸君能否为此款项提出一个更加合适的处理方式吗?请及时告知作者或编者。)

过完了周末的假期,老林回来上班,办公室似乎很平静,甚至跟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一切照旧。大家似乎还沉浸在陈大姐家里被盗的话题呢。

又过了几天,办公室的小徐悄悄的告诉老林局长家前些天被盗了!

小徐开始也说不知道被盗确切数目,但是,在老林的苦苦追问之下,小梁最后说,他一个派出所的同学私下告诉他,据报案者称,被盗了2万多元现金呢,其他丢失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老林似乎不信,又似乎相信了。之后,回到家里就更加忐忑不安,因为,要是被盗2万多元的话,这小偷也太仗义了。

但是,老林仔细一想,小偷也不可能白辛苦一场,最后把全部的“战利品”都留给我吧。

转眼到春节了,老林回老家只呆了几天,就急切的赶回来,一是担心家里被偷,二是他更担心还会有什么后续“故事”。

假期将要结束的前一天,就有警察找上门来,问家里是否被盗过。他坚决的否定了。

警察叮嘱说,最近小偷猖獗,你们这幢楼好几户人都被偷过,要锁好房门,做好防范工作云云。并且还告诉老林,春节期间,他们已经抓住了一个小偷,正在落实被盗金额呢。要是家里丢失财物,就请及时报案。

警察看到老林表露出特别关心,而且似乎神色不安,似有隐情。就盘问了老林好一阵子,因为查抄小偷的住处、收缴的赃款及小偷交待的数目与报案的数字严重的不相符。

在警察的反复盘问下,最后,老林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吞吞吐吐的把这2万元交待了出来。

第二天,郑局长单独把老林客气的请到了他办公室。郑局长似乎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一阵闲聊之后,就要他继续好好干好本职工作,他已经关注老林很久了。看市里开完两会后,就考虑提拔老林,办公室正好还缺一个副主任呢。送老林出门时,郑局长还硬塞给老林一个文件袋,让老林“回家单独妥善处理”,不必要再向他汇报。郑局长还特意对“妥善处理”这4个字加重了意气。

老林回家一看,文件袋里哪里还有什么文件2万元现金呢。

局长究竟有什么事,需要找他这个主任科员“妥善处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老林想,局长答应提拔他当副主任的事应该差不多了吧。于是,老林总想象着,在电梯上,在车库里,或者去卫生间的路上或者在别的什么地方碰上局长问一下。但是,真的奇怪整个星期也没有再碰上局长了。

特别特别的是,同事们看他似乎不比以前热情了,就如看怪物似的,远远的躲着他,不跟他说话。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好些天。老林的神经每天都被绷的紧紧,再不弄个清楚的话,就要爆炸。他又只好找到小梁,小梁开始也推三阻四,但是,老林说:“小梁,你她妈的也太没良心,你老婆还是我帮你介绍的呢!”

于是,小梁终于出来与他一起喝酒。半醉之后,小梁说,局长很可能是出差去了,当然,也可能出事了!

老林很震惊,虽然之前就有这样的传说。假如局长真的出事了,那么,我的副主任位置肯定也就泡汤了。

果然,又过了些时间,老林突然就在新闻里看到了郑局长的消息,新闻报道的题目是《被小偷偷出来的大贪》。

原来,被小偷 “光顾”之后,局长也犹豫了好几天才报案。并且被偷的金额也只是报了2万多元。那小偷因为光顾过郑局长的家后,才醒悟过来,自己以前是多么幼稚,只是一个小偷而已。后来的“业务”,他就做好 “情报工作”,经常 “光顾”领导官员的家去了。

在警方强大的攻势下,还有就是搜寻小偷的住处,起获了巨额赃款后,小偷坦白交待了偷郑局长家200多万元及别的官员家的经过。郑局长当然也是“更加”紧张的人之一,因为之前他报案称只是被盗2万多元的现金呢。他甚至动用了好些关系,才找到了办案警察,希望小偷更改口供,想不到,小偷在警察的威逼利诱之下,坚贞不屈宁可牢底坐穿,也坚决不改口供。

后面就故事似乎没有什么悬念,小偷在看守所通过驻所检察室检察官,把举报信寄给了纪委。而且还交待了为何选择去郑局长家作案的过程,甚至还交待了留给老林家里的那2万元钱。

处理郑局长、办案警察及小偷,当然会按部就班,依照有关的法律条文,该捕的捕、该判的判。

现在让有关部门犯难的是如何对老林夫妇进行处理。

老林老婆为小偷提供了作案线索,应该与小偷成为同案共犯;老林老婆泄露了领导住楼上的秘密,因而造成郑局长家里受到损失,应该民事赔偿;老林夫妻收受小偷的赃款,属于受贿;老林明知小偷偷了楼上的住户,作为一个公民、一个公务员、一个员,知情不报,应该受到处分而且,他还收了郑局长的2万元钱,理所当然的属于受贿。

处理结果上级一直在 “研究”之中,久久没有出来,而老林在单位当然是无法再呆下去了。

于是,他夫妻俩都写了提前退休的报告,还没有等到报告批复下来,他们就急切的搬家了。听说,他们搬到南方的某个城市与儿子一起团聚。只是,只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搬到哪儿去了!

29, 10月 2022
为了写一部垫棺材的书他搭上了半条命

“白鹿原民俗文化村景区,将在近期实施拆除”,看到这个新闻,真是哭笑不得。

这部因作品《白鹿原》而兴起,投资了3.5亿的旅游项目,运营了仅4年,就走入了末路。

但这并不意外,像白鹿原民俗村这样寿命不长的人造景区,还有很多,打着文化的招牌,却只看短期商业利益,让游客感受不到丝毫当地民俗气息,那关门是迟早的事。

《白鹿原》,是陈忠实陈老的盖棺之作。这部伟大的作品,将黄土高原上的民族秘史生动地呈现给了世界。

做产业如同做人,探究文化,始终要摒弃单纯的眼前利益。而想要真正看懂《白鹿原》的民俗,还需要先读懂陈忠实这个人。

陈忠实没有想到,自己50岁时写出的小说竟然如此受欢迎,成为当时的大爆款。

这部被誉为我国民族史诗的作品,不但获得了矛盾文学奖,还被教育部列入“大学生必读”系列,而且翻译成多国文字广泛传播。

1950年春节后的一个晚上,父亲将一支毛笔和一沓黄色仿纸交到他手上,说:“你明日早起上学去,跟你哥合用一只砚台。”

小学毕业后,他考上离家50多里路的西安市第三十六中学,路途遥远,他只好寄宿在学校,周末才回家。

陈忠实和哥哥陈忠德上学的课本、工具以及菜票、开水费等,都是父亲种树卖树的钱买来的。

很快,父亲无树可卖了,他对初一只上了一个学期的陈忠实说:“钱的来路断咧!树卖完了,你得休学一年。”

父亲愧歉地说,先让哥哥念完中学,等到哥哥考上免费的师范大学,压力缓解后再供他上学。

但那时的陈忠实是自卑的,城里的同学,课余时间都参加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他没有这个条件,只能一头扎进书堆里寻找精神慰藉。

越是物质贫瘠的人,越追求精神上的丰富。正是这时拼命的阅读,改变了陈忠实的一生。

“呀,这些人和事,这些乡村的语言,我知道的也不少,居然还能写进文章,还能进入中学课本?那么,我也能编这样的故事,能写这种小说咯。”

语文老师给这篇作文打了满分5分,还在右上角添了一个加号,并且写了两页红灿灿的评语。

《白鹿原》里有这样一句话:“好饭耐不住三顿吃,好衣架不住半月穿,好书却经得住一辈子读。”

读书,成为陈忠实跳出白鹿原的根基,但比书更重要的,还是陈忠实内心愿意改变命运的初心。

1959年春天,陈忠实从报纸上得知,柳青的作品《创业史》即将在《延河》上开始连载,心里莫名地兴奋和期待。

然而,从1959年到1962年,陈忠实的三年高中生活,进入了全国最困难的时期。

他其实很想跳出农民的圈子,想考上大学。可是因为全国性大饥荒导致的经济困难,到1962年,全国高等学校招考率不到5%。

父亲担心家里再多一个神经病,对他说:“当个农民又如何啊,天底下多少农民不都活着吗?”

想到白天干农活,晚上会没有精力看书写作,他干脆申请到村里的小学当民请教师。

人,有一万个理由放弃,就有一万个理由振作起来,因为,世界上,只有自己能成全自己。

到了晚上,一间破屋子、一张烂条桌、一个煤油灯,成为了陈忠实自学的“课堂”。

上不了大学,他就立志自学4年,争取4年后发表一篇作品,算是自己“大学”的毕业作品。

靠着自学,陈忠实当起了业余作家,这期间,他写过快板书、诗歌和短篇小说,但是知识结构不平衡,文化视野局限的缺点,一直是他致命的弱点。

比如说,爱情一直是文学的主题,却是陈忠实的难题。而由于他当了一辈子农民,也只能写出农村题材的作品。

比如他早年的小说《接班以后》、《高家兄弟》等,都明显有着“阶级斗争”的模式,还有僵化的“三突出”人物构造法。

如果一个作家自我禁锢,他的文学之路只会越走越窄。可不幸的是,时代没在最好的年华里给他机会。

1967年早春里一个寒冷的日子,陈忠实偶然见到柳青戴着纸糊的高帽子,被押在卡车上游斗。

他心里那颗文学梦立刻被冷水浇灭。那段时间,他只写公文,只接受政策文化,政策宣扬什么,他就写什么。

但文学理想又该怎么办呢?如果陈忠实一直只写农村现实题材的作品,他永远也写不出《白鹿原》。

在《白鹿原》里,他借朱先生的嘴写了一句话:“别人是先趸下学问再出去闯世界,你是闯过了世事才来求学问。”

他看见村里穿着喇叭裤披着长发的青年男女,他和朋友去看摇摆舞,第一次看到穿得性感的狂魔乱舞。

“分田到户”时自己家里竟然也有田了,看到县长给全县第一个“万元户”披红戴花的时候,他想起了柳青。

面对时代的巨变,很多老作家一时接受不了,很难进行新的创作,要么只是写一些艺术技谈的文章,要么跟随潮流下海经商。

但陈忠实深刻地意识到,时代要变了,自己从精神到心灵,也都需要一个自觉的彻底改变过程。

如果不把身上的腐肉剥刮干净,重新长出新的来,怕是无法写出适应新时代的作品。

他知道自己心灵感受的盲点和误区在哪里,比如,文学基础薄弱,视野窄,见识少。但他依然决定对自己进行“精神剥离”。

想来想去,他决定把一直盯着乡村现实生活的眼睛,转移到1949年以前的原上乡村,由关注新农村政策,转移到关注农民的心理和命运的思考。

这时候,上头却准备派他去陕西省作家协会当书记,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梦想。

“你知道我这个人不成器,做点文墨文字的事还可以滥竽充数,一当起官来自个心里先怯得惶惶,日里不能食夜里不得眠,生就的雀儿头戴不起王冠。”

他知道自己当不得官,而当时他最想做的,就是要写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句子,写一篇能够折射隐秘民族文化心理的历史小说。

“巴尔扎克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陈忠实把这句话写在《白鹿原》的扉页上,然后走访调查2年,闭关呆在郊区祖屋里,一写就是4年。

“有一天我去世了,棺材里放这么一本书,也就够了,不管它是否会对世界产生影响,只要能让自己满意,能对得起自己喜爱文学的这大半辈子。”

当他勇敢地把自己身上的“本本”思想完全剥离后,便获得了一个全新的陈忠实。

没有这个破茧过程,就没有后来的作家陈忠实,当然也就没有长篇小说《白鹿原》。

“60、70后也许能读懂《白鹿原》,80、90后可能无法理解那个历史的故事。”

就像书中睿智的朱先生那句广为流传的话:“房是招牌地是累,攒下银钱是催命鬼。房要小,地要少,养个黄牛慢慢搞。”

无论贫困、还是灾难,无论是利益的诱惑,又或者平淡无味的生活,都要坚守心中那份初心,敢于刮掉腐肉,追求心中最有价值的东西。

陈老先生用一辈子悟出来的道理,才是值得我们追寻的白鹿原。这是多少民俗村,都无法塑造出来的白鹿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