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10月 2022
纳粹疯狂的女魔头:她逃过了死刑的制裁却逃不过内心的不安!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亚洲大陆出现了一只疯狂咬人的野兽叫日本,在欧洲大陆也同样诞生了一个可怕的组织被称为“德国纳粹”。希特勒的名号在当时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的恐怖。

他们宣扬的法西斯主义丧尽人伦,有人因为害怕而不得不屈服;有人奋起反抗献出了生命;有的人什么也没做就被残酷对待。在法西斯的恐怖政权之下,欧洲笼罩着片片乌云。

如果说希特斯无时无刻不在用实际行动渲染法西斯的残酷统治,那么一名叫伊尔斯·科赫的纳粹女魔头就是希特勒所有变态想法的执行者,她是一个拥有特殊癖好的人,在她手里的囚犯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1945年已经抵达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尾声,日本开始向中国递交投降书,德国纳粹也在悬崖的边缘苦苦挣扎。同年的4月份,一名美国的侦察兵潜入德国盟军,无意间来到位于布痕瓦尔德的集中营。

后来他在集中营里发现这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还残留了许多类似于人类组织的物质,不难想象这里曾经历一场怎样的惨绝人寰。二战结束后,这个集中营被曝光,也揭开了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而炮制了这场罪恶行径的人就是德国纳粹伊尔斯·科赫,她也被世人称为“女魔头”,而她残忍的背后除了法西斯毫无人性的统治模式之外,还因为她有一个特殊的癖好。

伊尔斯·科赫出生在德国一个工厂主的家庭,在衣食无忧的环境下长大的她曾经也是个善良美好的孩子。15岁的时候她考进一所会计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簿记员的工作。

她爱好体育,小时候梦想有一天能驰骋在田径场上,然而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这些只能成为奢望。后来随着德国被法西斯主义占领,他父母的工厂也濒临倒闭,伊尔斯走投无路之下进入了纳粹的阵营中。

在这里她认识了自己的丈夫卡尔·科赫,两年后他们举行了婚礼。当时卡尔是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第一指挥官,这个集中营是德国纳粹集团三大集中营之一。

婚后不久伊尔斯也开始进入这个集中营协助丈夫处理各项事宜,在这里她充分展现了比卡尔还要残暴的行径。

她和丈夫卡尔都是非常极端且狂热的纳粹份子,对犹太人尤其痛恨,许多无辜的生命就丧生在他们无端的愤恨之下。

从1937年到1945年之间,有源源不断的罪犯输送进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这些都是纳粹视为“敌人”和“”的人,来到这里的人前后加起来有25万之多,数量可谓相当庞大。

这些囚犯们在此处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他们的工作就是搬运石块去建造房屋和修建铁路,在纳粹人的高压政策之下,还必须要求囚犯们一边唱着歌一边干活。

这接近于“变态”的管理模式使得许多人死在了德埃特斯堡山脚通往纳粹集中营的道路上,这条沾满了无辜者鲜血的道路也被称为“血腥之路”。

如果说日常的鞭打和逼迫劳动是集中营里的常态生活,那么不足以诠释伊尔斯“女魔头”的身份。在不断地囚禁、虐待囚犯的过程中,伊尔斯的心态也逐渐开始趋向于变态。

“红红的头发,长得很好看”是当时很多囚犯对伊尔斯的最初印象,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张好看的面孔底下隐藏得是比毒蛇还要阴险狡诈的嘴脸。

伊尔斯的到来,也将囚犯们带进了一个噩梦般的地狱当中。她抱着一颗“性本善”的良心而来,但也经不住“近墨者黑”的影响,刚开始伊尔斯也学着周围人一样去打骂犹太人。

但这却激起了她的恻隐之心,让她不敢轻易地下狠手,于是她便迎来了周围人的嘲笑。后来在纳粹人的带头作用下,伊尔斯仅存的那一点良心被泯灭掉了。

当时她凭借着指挥官夫人的身份一跃成为党卫军上尉,从而开始负责集中营的各项看守工作。

刚抵达集中营的人需要进行“体检”,那些老弱病残孕被视为“没有工作能力的人”,一进来就被送到毒气室成为试验品。

德国纳粹的医学实验室每天都进行着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后来伊尔斯也对这样的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时候她还亲自将妇女送上实验室的手术床。

随后集中营送来一批普罗旺斯省山区的男子,他们身上都有很多花色的纹身,这激起了伊尔斯的变态欲。她把所有男囚犯都集中在一起,并命令他们脱去上衣,像买菜一样挑选他们身上的纹身。

随后她就把这些人杀死,将他们的皮剥下来做成灯罩、包包和书籍的封套等等,甚至还把一根风干的大拇指做成了房间的电开关。她的这个特殊癖好,让男囚犯们害怕不已。

许多集中营幸存者都纷纷表示:“比起剥皮,毒打已经不算什么了”。而伊尔斯如此丧心病狂的变态行径也终于迎来了审判的一天,然而她又狡诈地逃过了一劫。

1950年,一场关于德国纳粹分子的审判在奥格斯堡举行,伊尔斯作为纳粹女战犯被推上了被告席,指控她罪行的正是那些用人皮做成的“艺术品”。

这次审判历时差不多两个月,期间传唤了250名犯人,其中包括50名警卫,还有四个证人都纷纷指证她挑选纹身男子,将他们剥皮的残忍行径。

然而最后法庭撤销了这个指控,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曾有过这个行为。伊尔斯知道自己罪责难逃,为了不被判死刑她居然在狱中实施了一个让人难以启齿的计划。

在美国的法律当中,怀孕的女人是不会被执行死刑的。伊尔斯看准这点,便开始绞尽脑汁地勾引身边的狱警和战俘。最后还是她年少时的好友弗里德里·希谢佛成就了她的计划。

后来她成功地怀孕了,最后法庭在宣判的时候免去了她的死刑,改为终身监禁。她的罪名仅是“煽动谋杀和身体伤害罪”,剥人皮的事情因为证据不足无法起诉。

天网昭昭,作恶多端的伊尔斯虽然逃过了死刑的制裁,但逃不过内心的不安。1967年9月,伊尔斯在一个个接二连三的噩梦中终于精神崩溃,用床单将自己勒死在了监狱里。

这个臭名昭著的德国纳粹女战犯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死后她被埋进了无人看管的墓地。多年后以她为原型的电影《刺花的灯罩》上映,揭示女魔头残忍无度的一面。

6, 10月 2022
纳粹女魔头伊尔斯:她特殊的收藏癖好让男囚们胆颤不已

我们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年代是何其的幸运,在战争爆发之时社会一片动荡,人的基本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在那样的年代下有多少人在侵略者的扩张下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就在二战爆发时期纳粹中涌现了一批杀戮为乐的人,在这些人中就有一位人人畏惧的女魔头伊尔斯,伊尔斯有一个非常令人胆寒心惊的收藏癖好,她的这个爱好就是把人的人皮做成工艺品供自己欣赏。

这位美丽的女魔头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她的名字叫作伊尔斯·科赫,伊尔斯出生在德国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之中,伊尔斯的父亲是当地一位非常有名的企业家。

在这样家庭中生活的伊尔斯的童年过得也是非常快乐的。从小伊尔斯就是周围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在上学期间长相明艳动人的伊尔斯一直都是许多男性心中多多爱慕的对象。

但是当战争来临之时伊尔斯的家庭也因为战争的缘故受到了打击,为了维持战争的费用伊尔斯父亲工厂因此被国家给征用了,在父亲失去了工厂之后伊尔斯的家庭也失去了稳定的收入。

德国在一战结束后面临着大量的战争赔款和战争费用,当时德国的经济环境非常差,可是就在此时聪明善于算计的犹太人开始发起了国难财,德国人本来就一直有非常严重的反犹太人的情绪,犹太人在战争期间做出的这些行为也严重激起了德国民众的愤怒。

随着德国发展每况愈下伊尔斯家中的生活也过的一天不如一天。从小习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伊尔斯怎么能够忍受这样贫苦的生活呢?

后来伊尔斯的父母生了一场大病,在此期间家庭的经济重任全部都压在了这个小女孩的身上了,一段时间之后伊尔斯的父母因为生病的缘故相继离开了她。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伊尔斯心中非常愤怒,她认为自己家中的这些遭遇全部都要怪那些可恶的犹太人,随着伊尔斯一天一天长大,她对犹太人的憎恨也一天一天更深了。

后来伊尔斯便主动地参与了许多关于反抗犹太人的活动中,在此期间伊尔斯认识了自己的丈夫,在和丈夫结婚之后两个人也一起踏上了谋害犹太人的道路。

两个人在结婚之后一起加入到了纳粹的阵营之中,由于两个人反犹太人的情绪非常高涨所以他们也做出了许多迫害犹太人的事情,他们做出的这些事情得到了纳粹高级领导的赏识。

很快两个人就在纳粹阵营中站稳了脚跟,当时伊尔斯和他的丈夫卡尔负责的是看管营地中的囚犯工作,因为卡尔一直都对这些犹太人非常厌恶,所以他在看管这些有犹太囚犯的时候经常对这些囚犯随意打骂。

这些囚犯们都非常憎恨卡尔,但是对于这些士兵来说比起卡尔,他们更加畏惧的是卡尔的妻子伊尔斯。

伊尔斯本人的性格非常暴虐,她在去到关押犹太人的监狱的时候总会在手中拿着一支鞭子。她会随意的抽打那些他看着不顺眼的犹太人。

随着这这一对夫妇在纳粹的声望越来越高他们也坐上了更高的位置。那些监狱里面的士兵和医护人员在得知了伊尔斯变态的喜好之后把检查囚犯身体的任务交给了伊尔斯,伊尔斯经常用检查犯人身体的名头对这些犯人加以迫害。

让这些犯人们忍受不了的是伊尔斯有一个特殊的癖好,那就是她特别喜欢把人抓走之后把人的皮肤从他们身上剥离下来,伊尔斯会把这些人体做成各种各样类似于灯罩和钱包之类的工艺品。

一开始伊尔斯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好玩,随着她做出的工艺品越来越多她也开始对制作工艺品的材料的质量要求了起来,当时营地里的犯人都非常害怕自己会成为伊尔斯手中下一个工艺品。

伊尔斯和她的丈夫卡尔在纳粹阵营中的行为越来越恶劣,他们不仅随意的虐待犯人、而且他们还和营地内的其他士兵乱搞男女关系,最终纳粹阵营的高级官员因看不惯这一对夫妻的所作所为就把他们关了监狱之中。

在纳粹战败之后伊尔斯和他的丈夫也得到了法律的审判,在审判台上伊尔斯对众人说出了自己怀孕的事情。

后来法官因考虑到伊尔斯怀孕的事情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也放宽了对她的惩罚,伊尔斯后来也成功的把那个孩子生了下来,但是在伊尔斯61岁的时候她却因为忍受不了长期的精神折磨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4, 10月 2022
伊尔斯·科赫:二战中罪恶代表她特殊的收藏品让人触目惊心

让人不由汗毛直立,我们这位女性到底是谁呢?这位二战时期最邪恶的女性名字叫,也是臭名昭著的“布痕瓦尔德的女巫”,可以说她的残忍的程度令人发指,甚至死在她手里的人

会计学校,并且在毕业之后成为一位簿记员,可以说当时她的生活一直都是很好的。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相信她会有一个很美好的人生。

希特勒出现的时候,发表了一系列的具有煽动性的发言之后,完全改变了她的精神面貌。她放弃了安稳的工作,加入了纳粹党,在此期间她表现非常的优秀,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积极,甚至受到领导们的重视和夸奖,因此她工作更加的积极,在不久之后就被提升为集中营的主管。

卡尔·科赫,甚至他和卡尔一见钟情,并且在一起同居起来。虽然卡尔很帅气,但是他是一个劣迹斑斑的男人,曾经当过俘虏,也贪污受贿过,甚至蹲过监狱,对他的第一任妻子尤其的不忠诚,最后导致离婚。

集中营工作,这里关押着25万的,还有敌人,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管理,看管这里的这些犯人。卡尔风流好色,他经常会招惹一些女犯人,伊尔斯知道之后就会非常残忍的虐待那些女性,甚至会她们虐待至死。

很善妒的女人,尤其是对那些漂亮的女犯人更加的讨厌,经常会花样百出的折磨她们,甚至经常拿着鞭子抽打那些女性的胸部,使这些女性们痛苦不堪。在很多犯人的眼中伊尔斯和卡尔是所有犯人最恐惧的人,他们经常会骑着马在集中营当中巡视,如果看到哪位犯人不顺眼,就会拿着鞭子抽打他们。

红头发,如果换成正常人的话,在很多眼里她是一个很美貌的女人,但是对于集中营的那些犯人来说她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女巫,当时只要哪个囚犯敢偷看她就会被拉出去枪毙,可以说,她对待犯人们的手段各式各样,让人发自内心的恐惧,人们在背地里也会咒骂她是。

脱下衣服,如果身上有纹身的都会被带走。她会挑选喜欢的图案,然后将这些人杀死,再把这些人的皮肤制作成标本进行收集,更可怕的是她会把一些人皮制做成灯罩放在家中使用,据说在她被抓捕之后,在他的家中发现了三个人皮灯罩,可以说她的这种爱好十分的变态。

抓捕归案,被抓获的时候她的丈夫在一周前就已经被党卫军处决了,因为他滥杀无辜,还有贪污等罪名被人揭发。

让人恐怖的桌子,这个桌子上面就有人皮标本,同时还有两个萎缩的头部,和一个人皮的灯罩,这些都是伊尔斯的收藏品。当时这张照片发出来的时候震惊了全世界,美国的一些专家在研究之后证明这是三长人皮制作的。

被判处死刑,不过当时她在法庭上宣布自己已经怀孕八个月,最终监狱中上吊自杀,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