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10月 2022
纳粹疯狂的女魔头:她逃过了死刑的制裁却逃不过内心的不安!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亚洲大陆出现了一只疯狂咬人的野兽叫日本,在欧洲大陆也同样诞生了一个可怕的组织被称为“德国纳粹”。希特勒的名号在当时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的恐怖。

他们宣扬的法西斯主义丧尽人伦,有人因为害怕而不得不屈服;有人奋起反抗献出了生命;有的人什么也没做就被残酷对待。在法西斯的恐怖政权之下,欧洲笼罩着片片乌云。

如果说希特斯无时无刻不在用实际行动渲染法西斯的残酷统治,那么一名叫伊尔斯·科赫的纳粹女魔头就是希特勒所有变态想法的执行者,她是一个拥有特殊癖好的人,在她手里的囚犯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1945年已经抵达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尾声,日本开始向中国递交投降书,德国纳粹也在悬崖的边缘苦苦挣扎。同年的4月份,一名美国的侦察兵潜入德国盟军,无意间来到位于布痕瓦尔德的集中营。

后来他在集中营里发现这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还残留了许多类似于人类组织的物质,不难想象这里曾经历一场怎样的惨绝人寰。二战结束后,这个集中营被曝光,也揭开了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而炮制了这场罪恶行径的人就是德国纳粹伊尔斯·科赫,她也被世人称为“女魔头”,而她残忍的背后除了法西斯毫无人性的统治模式之外,还因为她有一个特殊的癖好。

伊尔斯·科赫出生在德国一个工厂主的家庭,在衣食无忧的环境下长大的她曾经也是个善良美好的孩子。15岁的时候她考进一所会计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簿记员的工作。

她爱好体育,小时候梦想有一天能驰骋在田径场上,然而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这些只能成为奢望。后来随着德国被法西斯主义占领,他父母的工厂也濒临倒闭,伊尔斯走投无路之下进入了纳粹的阵营中。

在这里她认识了自己的丈夫卡尔·科赫,两年后他们举行了婚礼。当时卡尔是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第一指挥官,这个集中营是德国纳粹集团三大集中营之一。

婚后不久伊尔斯也开始进入这个集中营协助丈夫处理各项事宜,在这里她充分展现了比卡尔还要残暴的行径。

她和丈夫卡尔都是非常极端且狂热的纳粹份子,对犹太人尤其痛恨,许多无辜的生命就丧生在他们无端的愤恨之下。

从1937年到1945年之间,有源源不断的罪犯输送进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这些都是纳粹视为“敌人”和“”的人,来到这里的人前后加起来有25万之多,数量可谓相当庞大。

这些囚犯们在此处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他们的工作就是搬运石块去建造房屋和修建铁路,在纳粹人的高压政策之下,还必须要求囚犯们一边唱着歌一边干活。

这接近于“变态”的管理模式使得许多人死在了德埃特斯堡山脚通往纳粹集中营的道路上,这条沾满了无辜者鲜血的道路也被称为“血腥之路”。

如果说日常的鞭打和逼迫劳动是集中营里的常态生活,那么不足以诠释伊尔斯“女魔头”的身份。在不断地囚禁、虐待囚犯的过程中,伊尔斯的心态也逐渐开始趋向于变态。

“红红的头发,长得很好看”是当时很多囚犯对伊尔斯的最初印象,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张好看的面孔底下隐藏得是比毒蛇还要阴险狡诈的嘴脸。

伊尔斯的到来,也将囚犯们带进了一个噩梦般的地狱当中。她抱着一颗“性本善”的良心而来,但也经不住“近墨者黑”的影响,刚开始伊尔斯也学着周围人一样去打骂犹太人。

但这却激起了她的恻隐之心,让她不敢轻易地下狠手,于是她便迎来了周围人的嘲笑。后来在纳粹人的带头作用下,伊尔斯仅存的那一点良心被泯灭掉了。

当时她凭借着指挥官夫人的身份一跃成为党卫军上尉,从而开始负责集中营的各项看守工作。

刚抵达集中营的人需要进行“体检”,那些老弱病残孕被视为“没有工作能力的人”,一进来就被送到毒气室成为试验品。

德国纳粹的医学实验室每天都进行着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后来伊尔斯也对这样的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时候她还亲自将妇女送上实验室的手术床。

随后集中营送来一批普罗旺斯省山区的男子,他们身上都有很多花色的纹身,这激起了伊尔斯的变态欲。她把所有男囚犯都集中在一起,并命令他们脱去上衣,像买菜一样挑选他们身上的纹身。

随后她就把这些人杀死,将他们的皮剥下来做成灯罩、包包和书籍的封套等等,甚至还把一根风干的大拇指做成了房间的电开关。她的这个特殊癖好,让男囚犯们害怕不已。

许多集中营幸存者都纷纷表示:“比起剥皮,毒打已经不算什么了”。而伊尔斯如此丧心病狂的变态行径也终于迎来了审判的一天,然而她又狡诈地逃过了一劫。

1950年,一场关于德国纳粹分子的审判在奥格斯堡举行,伊尔斯作为纳粹女战犯被推上了被告席,指控她罪行的正是那些用人皮做成的“艺术品”。

这次审判历时差不多两个月,期间传唤了250名犯人,其中包括50名警卫,还有四个证人都纷纷指证她挑选纹身男子,将他们剥皮的残忍行径。

然而最后法庭撤销了这个指控,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曾有过这个行为。伊尔斯知道自己罪责难逃,为了不被判死刑她居然在狱中实施了一个让人难以启齿的计划。

在美国的法律当中,怀孕的女人是不会被执行死刑的。伊尔斯看准这点,便开始绞尽脑汁地勾引身边的狱警和战俘。最后还是她年少时的好友弗里德里·希谢佛成就了她的计划。

后来她成功地怀孕了,最后法庭在宣判的时候免去了她的死刑,改为终身监禁。她的罪名仅是“煽动谋杀和身体伤害罪”,剥人皮的事情因为证据不足无法起诉。

天网昭昭,作恶多端的伊尔斯虽然逃过了死刑的制裁,但逃不过内心的不安。1967年9月,伊尔斯在一个个接二连三的噩梦中终于精神崩溃,用床单将自己勒死在了监狱里。

这个臭名昭著的德国纳粹女战犯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死后她被埋进了无人看管的墓地。多年后以她为原型的电影《刺花的灯罩》上映,揭示女魔头残忍无度的一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